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当前位置: > 网络博彩公司 >

马勒第一号交响曲(非伟人)

发布时间:2017-03-30 15:13

马勒第一号交响曲是他所有交响曲中曲式最简单,旋律也是最直接优美的,他前后花了五年写作,初稿实现于1888年,当时他是个二十八岁的青年指挥家,此前才因为帮韦伯续完的歌剧作品「三个品托」上演胜利而轰动,在「三个品托」的间奏曲中也可看到第一号交响曲的影子,也因为补写这?歌剧,他认识了韦伯之孙夫人玛莉安,两人展开不伦恋,甚至还相约私奔,还好玛莉安并未赴约,不然真难想像未来会如何...

曲顶用了几个之前写作的歌曲集「流浪青年之歌」的旋律,本来曲子有五个乐章,还有各种标题,比较类似交响诗,但后来马勒把其中的「花之乐章」删除,也把其余标题都一律去除,还原成四个乐章的纯音乐,成为一首比较古典的交响曲,所以我觉得应该尊敬他的意愿,称这首曲子为「第一号交响曲」即可(马勒后来已经把标题"伟人"拿掉),曲子有层出不穷的创意,包含第一乐章刚开始的高音持续音,第三乐章由低音大提琴来独奏第一主题,中举四乐章从极强音开始,都很有意思,然而这首马勒断言一定会成功的初试啼声却以演出失败收场,想必他必定是五味杂陈。

马勒曾在给弟子布鲁诺?华尔特的信中,谈到关于第一号交响曲:「我很满足于这个年轻时所写的乐谱,我指挥这曲子时总是有巧妙的感动,这是燃烧的热情,但又是苦恼爱情的结晶...」可见这个曲子也算是记录了他的人生经历吧~如斯创意+热情,又能兼具古典情怀的交响曲,实在是世间少有的佳作。

以上是由阿巴多指挥Lucerne Festival Orchestra的现场影片,第一乐章「缓慢而繁重的」还有个小标题:「像做作的声音」,由弦乐的高音开始(0:46),所有弦乐器从高到低都奏出泛音,除了最低声部的低音大提琴,音域几乎横跨了七个八度,相当惊人,马勒所有的交响曲就是从这无垠的空间诞生的,木管纷纷奏出了四度下降旋律(0:57),好像鸟鸣一样,,然后?笛演奏信号乐一样的号角声(1:37),这在最后乐章很主要,然后换了小号奏此一号角声(2:27,3:18),这部门是前奏,好像在迷雾中,空气却是清爽盎然的。

似乎雾散去了,调性稳定在D大调,低音大提琴也用四度开始了第一主题(4:46),这主题是援用了他歌曲集「流落青年之歌」中「我漫步在原野」的旋律,让人觉得平缓舒适,后来第一主题转到A大调(法国号,6:28),在其上木管吹奏出热情的第二主题,与第一主题成为对比,在此时木管又吹出前奏的四度鸟鸣声(6:48),结束了呈示部。在此马勒在最终修订出版时,要求呈示部再重复一遍,于是又从第一主题开始,这也是很古典主义的做法,浪漫派以后的交响曲很少请求再重复呈示部了...

重复完以后,发展部开始(9:07),前奏弦乐的高音再现,还是一堆木管的鸟鸣声,?琴以低音潜伏着(10:40),第二主题前半以木管演奏(12:07),第一主题则在第一小提琴(12:16),又以长笛吹出第一主题变奏(13:00),前奏的号角旋律由装弱音器的小号(14:33),气氛愈来越紧?,直到小号奏出此一前奏的号角旋律(15:23),到高潮后第一主题像受到激励一样再现身(18:41,中提琴&大提琴),再现部开始了,第一主题比在呈示部更加热情有庆典气氛,然后是第二主题(16:40),然后很快就结束乐章,干净俐落。

第二乐章「强有力的运动,但速度不要太快」。刚开始是典范的三拍子兰德勒舞曲(17:22),大提琴及低音大提琴以四度下行开始,让人想到第一乐章的前奏,这里算是A段,很有乡村舞曲的感觉。B段是从法国号独奏开始的(20:48),但拍号一样没变是34拍子,小提琴很快展开了一首优雅的圆舞曲,然后A段又回来了(23:33),但比之前简短一些,很简短的导向结束。这种A-B-A的曲式,满类似贝多芬及布鲁克纳的诙谐曲情势~但马勒并没称这个乐章为诙谐曲,这倒是满有趣的,显示出他在第一号交响曲,就要展开本人独创的途径了。

第三乐章「像仪式一样的庄重威严,但不要迁延缓慢」这个乐章风格很像葬礼进行曲,本来也有「卡罗风的葬礼进行曲」这样的标题,描写的是一个猎人的尸体,被森林里的动物「扛去埋」的情景,然而后来马勒把这些标题都删除了,不过特点仍很明显,就是往后的交响曲中常出现的死亡气息。乐章开始,定音鼓又是奏出四度下行的旋律(24:58),再次让人想到第一乐章的前奏。然后由低音大提琴来独奏第一主题(25:07),但这旋律很耳熟~有点像两只老虎?事实上,这是两只老虎的小调旋律,听来哀愁许多,像是逝世了一只啜泣...但不是啦~两只老虎的原曲其实是「雅克弟兄」,是欧洲著名的儿歌,在此是乐章的A段主题。

马勒的总谱一贯以唆使钜细靡遗闻名,第三乐章中间指导大鼓和?必须靠在一起,由一人演奏。

低音管(25:35),大提琴(25:41),低音号(25:51)等分别再以此旋律参加,相互模拟,成为有趣的卡农,然后二支双簧管再奏出哀愁的旋律(27:35),算是A段的第二主题,小提琴又接手(28:25),这个旋律又经过各种变奏,在?笛静静的引导下,B段的主题出现(30:50),一度转为光亮的G大调(32:54),但很短暂,阴沉的两只老虎又回来了(32:54),再来仍是A段的第二主题(34:23),只是雀跃的多,但很快却无声无息,最后只剩定音鼓四度下行的旋律不断重复(35:58),渐渐幽微...

第四乐章「像暴风雨一样激烈的摇动」刚开始就是三个f的强音(36:28),还是不和谐的减七跟?,因为是从上个乐章最后的弱音直接进入,足可把人吓一大跳,马勒就曾说有个贵妇在听到这段时吓的把手上的东西掉了下来,这又是他的创意,在初演时还有「受到创伤的心忽然爆发」这样的标题,当然后来被删除了,这与韦伯夫人苦楚的不伦恋有无关系就不得而知了...刚开始这剧烈的局部算是序奏,然后是半音阶下降的动机(36:38),经常出现,同样无比激烈,半音阶下降的动机又出现在铜管(36:49),木管(36:56),扩及整个乐团(37:32)。然后是刚健的第一主题(37:32),却造成了更大的暴乱,直到带着弱音器的小号再度奏出半音阶降低的动机(39:41),才渐渐收敛归于平静。

第二主题与第一主题成为对比(40:21),旋律优美且速度较慢,但依然是热情与向往的,然后再现部开始(43:17),小号奏出半音阶下降的动机(43:33),激烈的序奏又来了(43:49),发展部开始,第一主题却以双簧管?笛等比较安静的姿态出现(44:29),?笛吹奏像鸟鸣的旋律让人想到第一乐章的开头(44:35),第一主题则幻化成一首辉煌的C大调圣咏曲(44:36),中间虽经过序奏等的干扰,但C大调圣咏曲还是顺利回归(46:07),却不警惕凯旋过了头(46:17)奸笑,跑到了D大调(46:23),第一乐章的四度终于也辉煌回归(46:35),从而导向第一乐章的序奏(47:16),终于回到了交响曲刚开始那「天然的声音」了...

序奏的信号乐动机此时以法国号加弱音器奏出(47:44),但本乐章的因素半音阶降落的动机也出现了(47:50),再来是第二主题的要素(48:19),这里同样异常的安静,四度的鸟声仍听得到(49:31),第二主题正式再现(49:53),并达到浪漫抒怀的高潮,然后就是尾声了,这个尾声虽长但铺陈的相当有条理,首先是第一主题(52:21),第一乐章的信号乐出现(53:33),这里还是用弱音器,接下来半音回升(54:03),以及以小号召唤出热潮的方法(54:16)十分类似他的老师布鲁克纳。

第一乐章的信号乐终于去除了弱音器,冠冕堂皇以D大调奏出(54:24),这恰是第一乐章第一主题的调性,就像大船归位一样,发展部的圣咏也受到激励,大跨步的前进(54:37),中间还要法国号奏者站起来吹(55:14),并声明「再加一支小号和长号更好」,以进步声调,极为堂皇的结束全曲,马勒的第一首交响曲,多少还是让人充满盼望的。

文/夏尔克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
老虎机赌博 版权所有 ©